心梗救治日 拨打120拯救要命的胸痛

2022年11月24日 by 没有评论

今天是第8个“中国1120心梗救治日”,主题为“心梗拨打120,胸痛中心快救命”。

近年来,我国急性心肌梗死的发病率及死亡率逐年升高,并呈现年轻化趋势。为提高公众对心梗严重性与防治重要性的认知,普及急性心肌梗死的规范化救治流程,《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 年)》提出,所有市(地)、县依托现有资源建设胸痛中心,形成急性胸痛协同救治网络。对于建设成果和存在的问题,中国胸痛中心执行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人民南部战区总医院心内科主任、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向定成,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

《中国心血管健康与疾病报告2020》显示,我国心血管病患病率、死亡率持续上升,已成为重大公共卫生问题。急性心肌梗死作为心血管众多疾病中最“凶狠”的一种,它起病急、进展快,致死致残率极高。据临床数据显示,我国每年发生急性心肌梗死的患者大约为100万人。

2010年,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等多个学会联合发布了《胸痛中心建设中国专家共识》。2011年3月,原总医院(现南部战区总医院)建立了我国首家区域协同救治体系的胸痛中心,使得本地拨打 120的急性心肌梗死患者救治时间平均缩短32分钟。2013年9月,中国胸痛中心认证工作委员会发布了中国胸痛中心认证体系和标准。同年11月,我国正式启动了胸痛中心自主认证体系工作。

2015年,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发布《关于提升急性心脑血管疾病医疗救治能力的通知》。要求各地合理设置规划院前医疗急救网络,逐步实现救护车车载信息及时传输至要送达的医疗急救网络医院,网络医院要建立急性心脑血管疾病绿色通道,开展早期再灌注治疗,逐步完善并形成胸痛中心、卒中中心诊疗模式,缩短再灌注治疗时间。

2017年10月,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胸痛中心建设与管理指导原则(试行)》,特别针对二级医院,在胸痛中心建设主体基本条件、组织管理、建设要求、服务要求等方面予以规定。

此外,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关于印发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2018-2020年)的通知》,提出要以危急重症为重点,创新急诊急救服务。在地级市和县的区域内,符合条件的医疗机构建立胸痛中心、卒中中心、创伤中心、危重孕产妇救治中心、危重儿童和新生儿救治中心。医疗机构内部实现各中心相关专业统筹协调,为患者提供医疗救治绿色通道和一体化综合救治服务,提升重大急性病医疗救治质量和效率。

建设胸痛中心,就是要最大限度缩短救治时间,挽救生命。10多年来,通过政府引导、行业推动、医疗机构参与、社会支持,胸痛中心建设将技术和体系完美整合,为包括急性心肌梗死在内的急性胸痛患者提供了快速而准确的诊断和治疗,目前成为衡量急性心肌梗死救治水平的重要标志之一。

截至目前,全国胸痛中心注册超5000家,通过认证 2005家,胸痛救治单元达到4000余家。标准版胸痛中心、基层版胸痛中心和胸痛救治单元形成了全国急救胸痛救治一张网。这一连串数据背后的意义更令人振奋。数据显示,我国胸痛中心已累计救治急性心肌梗死患者180万人。全国急性心肌梗死院内死亡率从12.4%下降到3%-4%。

除此之外,通过“胸痛中心急救地图”小程序,不仅可以快速找到距您最近的胸痛中心,还能一键拨打120。点击页面内“急救常识”,能了解胸痛急救知识及心梗术后康复要点,让大众、患者及家属能够掌握一些急救方法和应急常识。

胸痛中心的建立不是医疗技术的突破,而是医疗急救模式的创新。只要是模式,都存在可优化的空间。

去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给急性心梗患者的救治带来巨大挑战。如果患者感染了新冠肺炎,可能造成手术室污染和手术相关人员的感染。当时,全国30多名专家紧急制订了《新冠肺炎流行期间胸痛中心常态化运行专家共识》,召开覆盖全国所有胸痛中心的视频培训会议,指导全国急性心肌梗死的救治。令人欣慰的是,我国急性心肌梗死患者没有因疫情暴发而显著增加心衰发生率。在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那段时间,我国急性心肌梗死死亡率只有4.7%,低于欧美国家。今年以来,中国胸痛中心总部针对新冠肺炎疫情多点散发的局面再次进行流程调整,要求有条件的医院设置有监护条件的过渡病房,让患者不因为等待核酸结果而耽误救治。

中国胸痛中心执行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人民南部战区总医院心内科主任、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

早期,我国的胸痛中心建设几乎没有经验可循。美国的胸痛中心以院内合作为基本模式,普遍经验是,医院越大,需要协调的部门越多,胸痛中心建设面临的困难就越大。然而我国的胸痛中心建设一直坚持“区域协同救治体系”的基本理念,这就意味着难度从院内延伸至院外。在建设过程中需要整合包括基层医院、大医院和院前急救系统等地区医疗资源,这些医疗机构在医疗卫生体系中分属不同的单位,难以从专业层面进行整合。基层医院对“双向转诊”理解的不同,导致“病人转往上级医院”的通道并未完全畅通。

2017年国家加大对各地胸痛中心建设的指导,全国胸痛中心建设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但又有新的问题暴露。

第一是资源分配不均衡。由于地方政府对胸痛中心建设的认识和支持力度不同,导致一些省份的胸痛中心建设迅速且覆盖面广,但有些省份相对薄弱。从宏观面上看待这一问题,亟需帮助薄弱地区补上短板。

第二是大众科普教育有待提高。2019年之后,胸痛中心联盟定期向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提交胸痛中心年度报告。最新报告显示,目前全国范围内急性心肌梗死病人从发病到首次医疗接触的平均时长从原来的 400分钟以上缩短到250分钟到300分钟之间,但距离发病后120分钟内开通堵塞血管的努力目标仍有很大的差距。这与院前救治科普不到位不无关系。我们注意到,尽管每家胸痛中心都在大力宣传相关教育工作,但是相当一部分没有转出医疗圈,最终没有进入大众的视野。

第三是在大力推广建设胸痛中心的过程中,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支持,而当下筹集资金的难度越来越大,未来还需摸索和寻找更多的解决办法。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